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60年前的壮举:中国人首次登顶珠峰

/2019-10-06/ 分类:金融/阅读:
海拔8100米,珠峰就在眼前却格外遥远,走几步就得吸氧。 珠峰大本营的升旗仪式。 “十一”渐近,献礼影片《攀登者》即将上映,影片还原了1960年,中国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,完成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珠峰的故事。 现如今,登顶珠峰容易了,一天就多 ...

  海拔8100米,珠峰就在眼前却格外遥远,走几步就得吸氧。

  海拔8100米,珠峰就在眼前却格外遥远,走几步就得吸氧。

  珠峰大本营的升旗仪式。

  珠峰大本营的升旗仪式。

  “十一”渐近,献礼影片《攀登者》即将上映,影片还原了1960年,中国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,完成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珠峰的故事。

  现如今,登顶珠峰容易了,一天就多达200多人。可今天登顶珠峰,又怎么能和1960年中国首登珠峰相提并论?60年前,登顶珠峰的故事是何其悲壮。

  A

  组建登山队,214名队员奔赴珠峰大本营

  在人类历史上,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:谁最先到达一片无主之地,谁就拥有这领土的主权。早在1921年至1938年这17年间,英国人就对珠穆朗玛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他们曾尝试7次攀登珠峰,结果死伤惨重,最后不得不放弃,并扬言:人类从北坡登珠峰是“不可能的”。英国人的梦破了,印度却始终认为珠峰是属于他们的。特别是1953年5月29日,尼泊尔向导丹增·诺盖和新西兰登山家艾德蒙·希拉里,第一次从南坡登顶珠峰,完成了人类首次珠峰登顶。这一下,印度人可找到了理由。因为那时尼泊尔是印度的附属国,印度人就叫嚣着:你们中国人从来没有登上过珠峰,它怎么可能属于中国?看着新西兰的国旗第一次插在中国最高峰上,当时国人的尴尬难以形容。这关系世界第三极的属权之争,关系一个国家的主权,关系一个民族的尊严,也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国力。在当时,攀登珠峰的意义与影响相当于“两弹一星”。

  为了征服世界第三极,新中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从1955年,中国登山队就开始筹建,“这支登山队相当于4个集团军”。为了输送登山的物质,国家修建了定日机场,以及一条从日喀则到珠峰大本营380公里的路。光是大本营的气象台,就比肩一个省级的气象台。登山队员是从全国各行各业选拔的精英,经过了几年的艰苦强化训练。1960年2月,登山队正式成立,214名队员开始奔赴珠峰大本营。

  B

  循序渐进,采取4次适应性行军登山计划

  1960年3月,登山队先遣队来到珠峰底下海拔5120米的大本营,做好准备工作。从珠穆朗玛峰北坡登顶的难度远远大于南坡。地处尼泊尔的南坡,不仅地形平缓,而且面向太阳,气候条件也好于北坡。而地处中国的北坡早就被登山界认为是“死亡之路”,别说人,就连鸟也飞不过去。所以,世界都认为中国登山队北坡登顶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  面对困难重重、风险极大的北坡,中国登山队不仅需要勇气,还要有智慧。中国登山队采取了4次适应性行军的渐进式登山计划。第一次行军:从大本营出发,到海拔6400米,建立第三号营地,然后回大本营。第二次行军:从大本营出发,在海拔7000米,建立第四号营地。第三次行军:从大本营出发,在海拔8000米,建立第六号营地。第四次行军:从大本营出发,在海拔8500米,建立突击营。这样做,既可以探路,为最后的登顶铺设道路,又可以建立提供补给的多处营地。队员们还能逐渐适应珠峰地形和恶劣气候。

  第三次行军中,由于遭遇恶劣天气,登山队损失惨重。北京大学教师郭子庆牺牲。50多名登山队员被冻伤,有冻掉手指的,鼻子的,耳朵的,也有失去整个胳膊的。登山主力队员的一大半人马就这样废掉了。受伤的队长史占春被送到了医院,大家都认为登顶无望。正当队员们准备洒泪与珠峰告别时,听到了南坡的印度人也正向峰顶冲刺,于是表示: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登顶!为了珠峰的国家主权,队员们毫不在意个人的生命与荣辱……

  C

  主力队员倒下,

  重组突击队艰难登顶

  主力队员倒下了,运输队员和后勤人员就站了出来,重组突击队。5月17日,副队长许竞带着突击队,直奔珠峰最高点。23日晚,许竞等5人总算到了突击营,一看傻了眼:营地已被暴风雨毁掉了,补给全没了,就连10瓶氧气中有2瓶也空了。这就意味着5人中要有一人放弃登顶。休息一夜,早上起来,一直负责开路的许竞又饿又累,体力透支摔倒,难以行走。他含泪目送王富洲带着屈银华、刘连满和贡布冲击顶峰。

  中午12点,四人来到最后一道难关——海拔8700米的“第二台阶”。“第二台阶”其实就是十来米的垂直岩壁。为了攀上这个绝壁,刘连满甘做人梯,让屈银华踩着他的肩,在绝壁打下两个钢锥。因为登山靴底下有钉子,屈银华只能脱下靴子,他仅穿线袜的脚就暴露在严寒之下。屈银华也因此失去右手的食指和十个脚指头,削去了后脚跟,日后走起路来就像“小脚老太太”。

  登上“第二台阶”已经是黄昏,他们整整花了7个小时。当人梯的刘连满爬上“第二台阶”以后,体力透支,连摔几次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刘连满就叫三名队友继续攀登,自己留在这里。海拔8000米以上是死亡地带,如果长时间坐在这里,就意味着死亡。王富洲三人挥泪告别刘连满,向着最高峰艰难走去。刘连满估计自己已无法生存,花了半个小时,写下最后的遗言:

  王富洲:

  我知道我不行了,我看氧气瓶里还有点氧,给你们三人回来时用,也许管用。永别了,同志们!

  你们的同志刘连满

  1960年5月24日

  三人明知道夜里在峰顶行走,危险极大,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。距顶峰还剩下52米时,3个人的氧气用完了,死神已经临近。但他们只有一个信念:继续前进,绝不后退。北京时间5月25日清晨4点20分,三位英雄终于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的顶峰。他们在峰顶停留了15分钟,并把国旗留在了山顶。

  当三人回到海拔8700米处,竟然发现刘连满靠着强壮的体魄和坚强的意志,奇迹般地活了下来。刘的第一句话,就是让他们吸自己的那瓶氧气。把队友的性命看的比自己还重,这样的生死之情怎么不让人热泪盈眶?

  1960年5月25日下午6点,四人总算回到了突击营地。中国登山队胜利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全国,传遍了全世界。尽管一些西方媒体表示怀疑,但也不得不承认:“荣誉被中国夺去了”……这次登顶,让中国在以后的谈判中占据了主动权,从此珠峰北面属于中国!一寸国土,一份无私的付出和牺牲!

  文图据《北京日报》

TAG:
阅读:
扩展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乐利家自媒体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9 乐利家自媒体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