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WTO智囊王新奎:建立和全球供应链有机联系的制度安排

/2020-07-31/ 分类:科讯/阅读:
WTO智囊王新奎:建立和全球供应链有机联系的制度安排, ...

WTO智囊王新奎:建立和全球供应链有机联系的制度安排

  6月10日,虹桥国际经济论坛高端对话专题活动在国家会议中心(上海)举行。上海 WTO 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 王新奎在会上表示,中国会长时间处于转型阶段,一方面全球供应链在调整,原来大规模低端的,以加工、组装为特征的供应链分工会逐步转移出去;另外一方面,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当中会实现进一步升级。

  他同时指出,在这个过程当中,中国企业不能离开全球供应链。所以,在目前不确定的国际环境下,如何建立一种新的、和全球供应链有机联系的制度安排,是当务之急。这不单单是疫情当下的问题。

  会后,他接受了界面新闻等媒体的采访,以下是采访内容节选。

摄影:杨舒鸿吉

摄影:杨舒鸿吉

  记者:近年来,供应链、价值链正在发生转变,您怎么看待现有的全球供应链、产业链的这些变化?对中国有哪些影响?

  王新奎:在前20年的全球价值链革命以后,供应链布局和生产布局主要是在中国,这也是促成我们前20年经济高速增长一个主要原因。但是从全球来看,全球价值链发展很不平衡,因为很多国家没机会享受到全球化的红利。

  此外,发达国家特别是在美国造成了产业共同化,因此出现了非常激烈的社会矛盾,使得民粹主义、民族主义泛起。从根本上来讲,这种共同化是对我们不利的。

  第三,从长远来讲,现有的全球产业链布局、供应链布局和市场布局不利于我们的产业升级。外贸企业停留在赚“加工费”的层面,不做研发,不去做市场营销、品牌,只赚取薄利。这些都不利于我们的产业升级。

  记者:未来,全球供应链、价值链会如何发展?对中国有哪些启示?

  王新奎:全球供应链、价值链总的来说会朝区域化方向发展。今后的供应链越来越收缩,比如说欧洲一块,东亚一块(包括中日韩、东盟、印度)、北美(包括美加墨)一块,一共三块。

  疫情以后,供应链安全问题成为各个国家政府、跨国公司考虑的问题。短期来说,对我们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。

  当然,我们也不可能去走美国这种全价值链的道路,因为我们没有条件,我们也没有必要。

  面向未来,我们仍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,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,国内国际双循环项目促进的新发展格局,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。

  当然,我国在过去过度依赖国际大循环,因此产生了供应链安全问题。华为就是个供应链安全问题的典型例子。我们的粮食、能源同样面临供应链安全问题。

  记者:我们要实现和全球供应链相连接,应该完成哪些制度性安排?

  王新奎:千万不要认为我国能实现全供应链或者全价值链,搞封闭式的自主开发,这不可能,而且不符合规律,即使做起来也没有任何竞争力。 所以我们一定会采取政策措施来保持企业对全球供应链畅通的需求。

  麦肯锡报告中提及全球六大创新行业,包括化工、汽车、计算机、电子、机械和设备、电动机、运输设备。这六个行业一定需要全球供应链,不可能脱离全球供应链进行自力更生、全部自主开发。

  那么,这些企业对全球空间的需要,要打通、畅通渠道。进博会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平台。

  企业参加全球供应链的整个架构组织,除了用生产布局的办法来解决,另外一个重要的办法是贸易。

  记者:近期公布的海南自贸区实施方案中,提到了“零关税”跟“零壁垒”,我们之前一直在讲说目前全球贸易谈判中间实现三个“零”(记者注:零关税、零补贴、零壁垒)。现在我们突破了两个“零”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朝三个“零”的方向去推动贸易谈判?我们还需要做哪些探索?

  王新奎:贸易自由化在 WTO关贸总协定的表述是“把政府对于贸易的管制限制在各成员方约束约定的范围里面”,这才是贸易自由。

  贸易自由化不等同于没有监管。三个“零”的根本原则是简化和提高政府对贸易管理的效率。

  在上海自贸试验区推出的“负面清单”就是“零”的一次好的尝试,告诉企业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目标是尽量减少,趋近于“零”,但不可能永远是“零”。因为在跨国贸易汇总,卫生检验检疫、质量技术标准、边境管理是必须存在的门槛,不然国家就不存在了。

  记者:刚刚也提到了要将国内循环作为主要的抓手,从内需的角度来看,疫情期间,保就业和保市场主体之间,我们该如何选择?

  王新奎:这其实是一个问题,没有了主体哪来的就业。新冠疫情导致企业供应链、资金链中断,这个时候你要想办法保住企业,如果再不准企业解雇工人,不准企业降薪,那最后市场主体和就业都保不住,最后企业都逃走了。

  而且,现阶段的主要目标是保持企业运转畅通。企业在市场竞争过程当中,肯定要减少岗位,因为要提高效率。那么这时候怎么办呢?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最根本难点,就是个别企业的有计划状态和整个市场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矛盾。

  此时,就要用各种宏观经济政策去保就业了,比如上马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失业救济等举措。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乐利家自媒体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9 乐利家自媒体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